民营企业的十三种死法

随笔 2128 0 8年前

  史玉柱说:“我粗粗地算了一下,要搞死一个民营企业,至少有十三种方法。”史玉柱说,“这里面还不包括出于企业内部的原因,比如经营不善等。”

  不正当竞争是第一种死法。“竞争对手如想整你,你在明处,他在暗处,很容易整死一个企业。诬告、打官司等破坏你的声誉,方法很多。”史玉柱现身说法道,“去年秋天,全国有一半省会城市的人大、政协突然每天都能接到有关脑白金产品的投诉,这导致销售受阻。经过调查,发现原来是有些竞争对手在每个城市都雇了几个人,这几个人的主要工作就是写针对脑白金的投诉信。事情被发现后,投诉信随即就消失了。”

  第二种死法是碰到恶意的“消费者”。史玉柱说他们曾碰到湖北有个人,身体某个地方骨质增生就怨厂家。

  第三种死法是媒体的围剿。也许是对媒体至今还心有余悸的原因,史玉柱没有讲媒体在巨人当初倒下去时充当什么角色,而是举了银行的例子:“比如说媒体一旦围剿银行,银行运转再健康,它说你已经资不抵债了,储户只要去提钱,银行肯定完蛋。”

  第四种死法是对产品的不客观报道。史玉柱认为,在药品和保健品领域里,任何一个产品都不可能100%有效,如果70%至80%有效就比较好了,如果90%有效,产品就称得上优秀,“如果媒体只报道10%无效的,产品马上完蛋。”这是因为,“在中国,说产品不好的时候,老百姓最容易相信。”

  史玉柱把第五种死法归为主管部门把企业搞死。“产品做大了,哪怕有万分之一的不合格率,并被投诉到主管部门,就有可能被将整个产品的批文吊销了。”还有各地主管部门的处罚,“比如说工商局,每年是有罚款任务的,到年底任务完不成,就只能找做得好的企业完成任务,因为这些企业有现金。”据史玉柱讲,去年在某市,他们曾被一个工商所毫无理由地罚了50万元,不缴这50万就不让在当地卖产品。所以只好缴罚款,谁知刚过一个月,另外一个工商所也说任务没有完成,要求向他们缴50万。“我们只有忍气吞声,做企业的,尤其是做民营企业的,要想活的话只能低着头。”史玉柱说。

  第六种死法是法律制度上的弹性。“很多事,你这么说是件好事,但换一种说法很可能就是违法犯罪。再加上法律制度的不合理,使你不得不违规。比方说,以前规定进口计算机必须要有批文,可是民营企业根本拿不到批文,你想做计算机只能花钱买批文。而按照有关规定,买批文是违法的,你要么不做,要做就要违法。其它行业同样有很多这样类似的情况。”

  第七种死法是被骗,“有时候一个企业的资金被骗后会出现现金短缺,甚至整个企业会一蹶不振,而对民营企业来说,法律的保护很有限。”

  史玉柱还惧怕红眼病的威胁。“红眼病多谣言就多,有关企业的谣言还算是好的,最怕就是关于产品的谣言,谣言一起,产品马上就卖不出去了。”

  第九种是黑社会的敲诈。“企业做好了,就会有黑社会的敲诈,除非是特别大的企业。”史玉柱显然相信黑社会势力在民营企业发展过程中已无孔不入。

  史玉柱总结的第十种死法是得罪了某一官员,该官员可能利用手中的权力给企业发展制造障碍。

  第十一种死法,“得罪了某一刁民也有可能把企业搞死,比如说他在产品中投毒。”

  第十二种死法,遭遇造假。“假货越多,影响销量是一个方面,最关键是影响声誉。”据史玉柱说,问题是如何打假。为此史玉柱专门设置了打假队伍。“在江苏某地,有一个比较大的造假窝点,家家户户造假,去打假没用的,当地有地方保护。后来,我们请来外地的公安,当场查封价值几千万的假产品及造假设备,人赃俱获。可结果呢,人家当地公安要求把人送回去,送回去就被放掉了,然后继续造假。”史玉柱无奈地说,“现在,我们见到假货根本没办法,只好自己买回来。”

  第十三种死法,企业家的自身安全问题。史玉柱说他已收到过不少的恐吓电话,这样的电话,在他一无所有的时候,从没有出现过。

  据史玉柱讲,这“十三种死法”只是他在来京的飞机上简单列出的。实际上,他所讲的是中国民营企业的经营环境问题,这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。但在史玉柱一一阐明的过程中,诸多的感慨交织其中,令在座者动容。

-- 文章摘自《史玉柱传奇》,作者:成杰